律韻情深 – 陳昌智

About the Author

Mr. Chen Xoung-Chi was born on July 7, 1940. His hometown is Nan-Yang, Henan Province, China. He was a 1962 graduate of the Academy of Financial Affaires, the Combined Services of the ROC Ministry of Defense. He had served in the Bureau of Financial Affaires,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ROC Combined Services, the Keelung and Taipei City Committee of the Youth Corps, as well as the Chinese newspaper LA REPUBLICA in Panama. Mr. Chen is a renowned newspaper editor and had authored several books in Chinese.

This book is a collection of his poetry in traditional Chinese rhymed style and format. Mr. Chen has had a profound interest in poetry since childhood, owing to the influence of his parents and family heritage. While being an accomplished writer and newspaper editor since 1980’s, he only became a serious composer of poems after the turn of century at the age of 60. We at BigBall are honored to provide the platform to publish Mr. Chen’s first poetry book in found memory of his beloved mother. Mr. Chen also attached several of his mother’s poems and short articles at the end of this book.

     

【律韻情深】之路匍匐行(序)

        民國32年,抗戰進入最艱困時期。家住四川省榮昌縣鄉下,是一個春末夏初的季節,竹林裡傳來陣陣黃鸝鳥兒的鳴聲,百囀千回,婉轉悽惻。姥姥思念失蹤的外公,情不自禁地吟誦金昌緒的「春怨」:「打起黃鶯兒 ,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 ,不得到遼西。」這是我初次接觸到唐詩,雖經母親解說,仍然懵懂不明。

        唸初中時,國文老師丘東旭,講解蘇軾的「赤壁懷古」,深入淺出,清清楚楚地解釋了詞的內容,明明白白地了解到蘇軾作這首「念奴嬌」的時代背景,無疑給我開了一扇詩的大門。從此,我對詩詞有了進一層的認識和愛好。

        民國43年的暑假,家裡訂了一份「青年戰士報」,每天下午由郵差派來,我是第一個瀏覽的人,輪流看完後,成了我的專屬。副刊必讀,內容豐富遍及散文、小說、現代詩及古典詩詞欣賞,執筆者多為軍中作家。

        看過的報紙不忍丟棄,將喜愛的文章剪貼在一本簿子上,以備隨時翻閱背誦。我把詩詞貼成專册,詳盡的賞析解說,幫助我了解到,詩中有無盡的深情和道不盡的意境之美。(1)

       我對詩詞的愛好,數十年如一日。詩的種子埋在地下已有多時,總想有一天能有作品出現,讓它穿破地表迎向陽光。

        1979年10月,我遠赴中美洲巴拿馬,出任一間僑報的編輯,外行人做了內行事,編輯撰寫兼行政,一待就是十九年,自嘲為蘇武牧羊。

        我對充實副刊內容,不遺餘力。詩詞來稿不乏佳作,常與作者談詩會友,從中學習領會了一些創作技巧。偶爾也提筆賣弄一番,覺得牛頭不對馬嘴,最終成了垃圾廢物。

        2006年4月,我與妻旅次科羅拉多州丹佛市郊布倫菲爾小鎮,探望在該鎮科學園區工作的小兒Anderson 。宿舍小樓位於一座山坡之上,視野遼闊,大片草原遠及數里,遠方落磯山脈盡收眼底。四月天已是碧草如茵,草原上的湖泊可見天鵝雁鴨戲水。蜿蜒的山路兩旁,杜鵑花盛開,欣逢四月飄雪,更是驚艷。

        如此明媚風光良辰美景,耐不住春的誘惑,有了寫詩的念頭。生平第一首不算詩的詩,「春入草原」七絕,在改了又改,琢磨又琢磨之下,終於完成,吾妻成了第一位讀者,給了一個「馬馬虎虎」的評語。往後每完成一首,都會電話台灣,朗誦給母親聽,反正娘不嫌兒醜。(2)

        在母親的加持勉勵下,詩興泉湧而至,始料未及三年之內,竟然完成近80首創作,其中有12首詞。包括思鄉的、勵志的、送別的、悼亡的、嘲諷的、懷人詠事詠物的,也有一些打油詩。

        2009年9月,我因心梗做了搭橋手術,醫囑靜心療養,詩作暫告一段落。往後各年,偶有即興之作。

        2013年1月31日癸巳年陰曆除夕,寫了一首「除夕作」,表達當時的心情曰:客鄉除夜有溫暖,樽前圍爐閤家歡。樂天知命心隨缘,豁然達觀又一年。

        完成這首「除夕作」後,專注散文書寫。詩詞原稿封塵至今,日前興致盎然,翻閲再謮。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詩的國度,也是國人身分的文化符號。幸得詩緣,自勉潛心修練,能夠續筆提作,用寧謐的心境,詩筆出更廣闊的生活領域。感恩母親為詩集取名為「律韻情深」,谨以此文作为前頭語,並慰先慈在天安息。

2021年2月11日 庚子年除夕于洛杉磯(3)

【寫在律韻情深

       詩詞選集之後】

        2020年歲序庚子,COVID-19肺炎肆虐全球,造成人類生活上翻天覆地的改變,世界各地執行嚴格管控,居家隔離。

        我深居庭院,足未出戶逾一年之久,是人生中一次艱鉅的生活考驗。

        2021辛丑年春節過後,百無聊賴,有了整理十年前費時三年寫成的詩詞草稿,做一番修飾整理的念頭。

        自2月15日正月初四開始,每日整理一至二首,至4月17日,在近80首中,篩選出65首,約二萬四千字,完成第一階段的詩作,自認還有生命的餘輝,想繼續書寫,給人生留下一點色彩。

        我三歲聽詩,五歲讀詩,直到五十歲才深入去了解詩,六十歲才開始寫詩,全是對詩詞的喜愛,也得自於先慈的啓蒙。母親也有一些極少數的幾首詩作,這是她的心泉之歌,我用了一點時間整理出來,作為夲詩詞集的附錄。詩詞創作,不僅發揮了中國文字的音樂潛能,所謂詩中有歌,歌中有詩。也展現出抒情傳統的魅力。

2021年4月19日寫於

        洛杉磯

 

【  附  錄 】

        母親學歷不高,抗戰時期在湖南祁陽,僅讀到初中二年級。背着外婆讀「紅樓夢」和「西廂記」,並且讀完「全唐詩」,「水滸傳」和「三國演義」,可說是一位文學愛好者。到了台灣,興之所至寫了一些小詩,但不知流落何方。

        母親有一些詩的佳作,都寫在民國90年家遷南港國宅之後。

      按時序分列:

 

 

1,【庭院深處】

簡居木屋精舍裡,

    庭院深處一樂天。

鳥語花香景宜人,

    四季鮮果喜採擷。

水塘魚池相對映,

    後庭又見小農軒。

荷鋤養花逍遙在,

    吟詩弄文似神仙。

註釋:

        樂天:樂天知命

背景:

        2003年5月,父母親曾來美探望子女,適逢我搬遷新居,父母親對這裡的居家環境,留下美好記憶。回台後,母親寫七律一首如上。

 

2,【天賜姻緣】

桂林山水初相識,

    遵母宜家結姻緣。

抗戰內戰飄泊行,

    生活貧困不畏艱。

相依相偎六八年,

    奈何離我獨神仙。

兒孫滿堂雖感足,

    愁緒萬縷不成眠。

註釋:

        六八年:父母親在桂林相識,民國28年在重慶結婚,民國96年父親在台北去世,夫妻恩愛情深68年。

背景:

          父親於民國96年10月9日去世,母親一生中的摯愛走了。母親處孤室而淒愴,睹遺物而神傷。12月22日冬至夜,她寫了這首七律悼亡詩。

 

3,【虔求聖母】

聖母亭前站,

          慈光眼前顯。

閉目虔誠求,

          家人永平安。

背景:

          台北市延吉街天主教聖母顯靈聖牌堂,堂院內矗立一尊石雕聖母像,栩栩如生,慈光四射。

        母親帶領家人至此彌撒禮拜,已有30年,進堂前援例立於聖母像前默禱。

        這一天寒風細雨,是父親去世後首次進堂禮拜,母親悲從中來,淚流滿面。這夜母親作了一首五絕詩,留下了這段記憶。

 

4,【思思念念】

今年除夕眸潸漣,

      天地寂寂心悽然。

萬千悲緒千斤重,

      思思念念淚滿衫。

昔日情景清䀿現,

      怎奈人隔萬重天。

午夜寄盼夢中見,

      竟是無語問蒼天。

背景:

          民國97年2月6日,適逢丁亥年隂曆除夕,父親去世已有四個月。

        這是自民國45年連續兩年,父親擔任部隊主管,與同袍弟兄在營過年外,52年來首次不見父親在家,與家人共度除夕。母親仍然不能走出喪夫之痛,除夕夜寫了以上詩句。

 

 6,【寄不出的簡訊】

          2010年10月9日,是爸爸媽媽結婚71週年紀念日,母親給父親寫了一封「寄不出的簡訊」:

老伴,今天是我倆結婚七十一週年紀念,也是你離開家人遠行的日子。你就那麼無憂無慮瀟灑地走了,一轉眼就三年了。

        在這思念的日子裡,我已經從悲痛中走了出來,因為我知道,你已經伴隨在天父的身邊,快樂愉悅地生活著,我好為你高興。等我走到人生旅途的盡頭時,我們再碰面吧。

        思念你的老伴

   民國99年10月9日

(律韻情深詩詞選輯

       全章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