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ing Points in Life 生命轉折處

Ms. Karen Huang was born in Jiangsu Province, China in 1948. She completed her elementary school education at the Cheng-Zheng Elementary School while living in the Huang-Pu Military Residential Village-II in the township of Feng-Shan in Taiwan. After graduating from the Soochow University (Taiwan) with a major in Accounting, she worked and moved up to managerial positions in the following firms:

Deloitte Taiwan (1970-1979)

Philips Taiwan (1979-1991)

She emigrated to and lived in Canada from 1995 to 2002 before returning to Taiwan.

This article was her first writing as she wanted to document the remarkable turning points of her father’s life during WWII and the early years of life in Taiwan after being forced to exile, along with 2 million KMT soldiers and their families, due to the CCP takeover of mainland China.

We are honored to publish Ms. Huang’s first writing, in memory of her parents, as part of the BigBall community services.

James Tang

CEO, The BigBall Earth Caring Humanity Association (BECHA)

************************************************************************

《生命轉折處》

黃可人  2021-2

每個家庭都有可說的故事,它顯示了個人生命如何受制於大時代的影響,以及掙扎向善的努力過程,雖然是大時代的小人物,但卻也可以是辛福的!

父親,黃耀華(1920-1999),上海人,工程公司負責人。

母親,徐菊芬(1924-2018),江蘇人,大安國中老師退休。

1-1《開公車救傷患》

1937年8月,日本轟炸上海(淞滬之戰),父親還未滿18歲,他顧不得自己尚未取得駕照(大伯經營汽車維修廠,所以父親會開車),就和其他童子軍共同搬運街上的傷患上公車,開車送到醫院。由於不知道法國製公車如何倒檔,只好一直右轉繞圈圈,車子沒有油了,就換另一輛公車。從此,他走向了停學、逃難、戰爭的十年路。

1-2 《游過長江逃離南京》

父親和同學一起逃到南京,在南京淪陷前一天,半夜游泳過長江,後面還有日本兵掃射,很多同學都遇難於江中,他感覺自己是最後一個死裡逃生的人。

1-3 《戰爭棄兒》

在逃難途中,父親看見被遺棄的嬰兒,他還抱起來走了一段路,想到自己都自顧不暇了,又將嬰兒放了下來。在殘酷的戰爭之下,真不知道人的命運會如何?

(1955年,父親看到報上有棄兒的新聞,他買了奶粉,到鳳山警察局認領了女嬰回家,當時母親尚未下班,便將女嬰寄放在鄰居家。鄰居媽媽沒有女兒,看到女嬰大眼可愛,照顧了兩天後,決定收養。)

1-4《受人愛戴的孫將軍》

1942年,父親加入了中國印緬遠征軍,當時美國提供軍備,並送了兩部吉甫車,而部隊裡只有兩人會開車,父親是其中之一,所以就管理車輛,並為孫立人將軍提供駕駛服務。

孫將軍比父親大二十歲,自奉甚儉,教導部下非常嚴格,對人又慈祥,深受大家的愛戴,同袍感情深厚,從此父親一路跟隨,受孫將軍教誨,對一生的影響甚深。

1-5 《戰事上的好運氣》

有一次,孫將軍去遠處與盟軍開會,回程時,公路已被日軍切斷,當時的指揮部非常擔心,沒想到父親看到路標,兩人都同意改道試試,結果從後方繞回來,逃過一劫。

孫將軍拯救了英緬軍七千多人,名揚海外。後來盟軍準備撤退到印度重新整隊,要求38師負責殿後。父親與同袍共12人負責銷毀重武器(防止日軍使用),只帶了糧食放在象背上走人,結果在路上遇到日本兵,人躲起來了,而糧食與象都被牽走,有同袍不甘心而去找象,就沒有再見面了。當父親趕上部隊時,只剩下3人。孫將軍對父親說:「我以為會看不到你了」。

1-6《在國外生病》

父親在叢林裡翻山越嶺,途中患了虐疾,發著高燒,完全依靠當地人抬著走,吃了很多苦。

父親智齒橫長在牙根下,造成發炎疼痛,外國醫生(非牙醫)從臉頰外開刀進去,以鐵鎚敲打牙根,結果腫了很大,非常疼痛。(我和兒子也遺傳了智齒橫長,經歷一口氣連拔四棵牙齒的手術。)

1-7 《父母在雲南結婚》

1945年5月,孫將軍應艾森豪將軍之約,去歐洲訪問兩個月,父親則得到了天賜良緣,有機會在雲南大學碰到常州的大家閨秀,父親衣著整齊(受孫將軍影響),風度翩翩 ,說話風趣,很快就得到母親的芳心。

父親曾對母親說,如果妳要繼續讀大三,就會有三張證書(結婚、畢業、離婚證書)。

為愛結婚的母親,時年21歲,以前連手帕都不洗的大小姐,後來成為能幹又辛苦的軍人老婆。

1-8 《面臨國共內戰》

抗日戰爭勝利後,新一軍調往廣州、上海,準備接收日本投降,又從上海乘軍艦登陸秦皇島,暈船的人很多,甲板上都是滾動的頭盔,不知道中共與蘇聯已經裡應外合,接收了大量的武器,而國民政府軍卻遭美國武器禁運,這樣可悲的國共內戰,改變了雙方的輸贏,幾年下來,造成數百萬人員傷亡。

1. 9 《臨時決定逃離長春》

1947年春,父親駐守長春時,用4兩黃金買了一幢日本軍官的別墅,準備長住東北,母親也從娘家到長春住了半年,懷了我之後,又回到娘家待產。

1948年夏,國共內戰已趨激烈,父親在長春送朋友上飛機去北平,臨時接受朋友的勸告,也上了飛機,長春的成家夢想,同時破滅。回到常州母親家時,連三輪車錢都要靠母親支付。

1-10 《刀槍惹事》

父親飛抵北平時,看到街上出售漂亮的日本武士刀,決定買了送給小舅。解放軍進城後,據說家人嚇得將刀投入井中,後來又撈出來上繳。海外關係還成為家人的負擔。

父親同時也為自己買了一把漂亮的手槍,放在枕頭下防身用。

1951年,我與大弟坐在床上玩槍,我用真槍,大弟用槍套,彼此對打,結果槍太重,床舖被我打了一個洞,差一點就出人命了,後來手槍也按規定上繳了。

1.11《來台投靠孫將軍》

1947年6月,孫將軍被調往台灣,據說,中共將領林彪為此非常高興,知道東北內戰勝利在望!

1948年6月,父親想要去投靠孫將軍,母親也因為曾在江北鄉下逃難時,對共產黨的政治活動有相當的認識,決定全家一起去台灣,否則我可能跟表哥一樣,成為紅衛兵,並與家人劃清界線。

1.12《安家鳳山二十年》

鳳山黃埔新村(日本留下的軍官宿舍)當時已經客滿,父親只好帶人去整理荒草蔓延的黃埔二村(日本兵宿舍及馬房),接電、開井、修路,建立家園。

接著各省籍的軍人陸續抵達,生活雖然清苦,大家都互相幫助,鄰居感情深厚,直到現在,二村已拆光,笫二代如同兄弟姊妹,還彼此交流不斷。

1.13《眷村文化》

各家小孩接連出生,都上陸軍子弟學校,吃外省菜,不會說台語,看村裡放映的戶外電影。記得颱風來襲時,我還坐軍用卡車(來回20公里)去市區讀高雄女中。

當時政府雖然忙著土地改革,實行耕者有其田,以及執行地主土地換股票等政策。然而對我們生活在眷村的人來說,是沒有什麼影響,各家都忙著生養孩子,除了小孩讀書,沒有什麼大事,小孩也是自由發展,愛讀書的讀書,不愛讀書的就進軍校。

1949年的大移民,台灣人口從600萬人增加為800萬人。1947年二月曾發生二二八事件,本省人仇視外省人,陸續成立的幾百個眷村,幾乎都與本省人之間,形成隔離的狀態。

直到1958年,陸軍子弟學校改為國民小學,第一次看到轉入的本省同學,他們來上學必須走一個小時,放學以後又要去放牛,比我們眷村的孩子辛苦多了。

由於本省精英受日本洗腦式的愛國主義教育,把中國人視為敵人,加上語言不通,很容易誤會。至今仍有部份人士,難以調整受害者的悲哀心態,心向日本。

1. 14 《孫立人兵變事件》

1955年,爆發孫立人兵變事件,父親有很多朋友都受到牽連,大家噤聲不談,直到三十三年後,蔣經國總統過世,事件獲得平反後,父親才再去探望他的老長官。(孫將軍在軟禁期間生了四位非常優秀的兒女。)

1. 15《為養家而退役》

父親負責的車輛營成功將兩部報廢的四分之三噸卡車合併成一部,因而當選為1951年的克難英雄。

1958年,父親被調往台北國防部交際組,出任陸軍總司令彭孟輯將軍的參謀官,任內廉潔自守。雖然連升兩級,薪俸卻只夠自己用,家用全靠母親當老師的8百元月薪。

1964年,父親申請退役,理由是: 軍人收入不足以養家。

二十五年的軍人生涯,得到八萬元退休金,正好可以和朋友合夥成立工程公司。

1. 16《全台奔波》

1965年,台灣開始十大建設工程,父親靠新一軍的好朋友嚴孝章(榮民工程處處長)的幫忙,開始承包高雄港拋石工程。他每日清晨五點騎單車去港口,賺了錢後,陸續買了摩托車、汽車及公寓。1968年,舉家遷往台北。

1.17  《助人有福,有難無險》

父親曾經幫助一個患肺結核病的小兵,開車送他到台南療養院治療,並常去探望他。小兵病好之後,跟父親跪拜磕頭。

1968年,父親的軍中同袍罹患胰臟癌過世,他捐給遺眷一萬元。(當時買的台北公寓是13萬元。)

父親定期捐款給孤兒院,並帶我們去探訪,也帶小朋友來家裡留宿。

有一次清晨,父親開車到高雄工作,正好一輛摩托車從巷口衝出來,撞毀了右車門,他立刻開車送受傷的年青人到醫院,並且代付住院費押金三萬元。

還有一次,高速公路上發生連環車禍,只有父親迅速的左轉切入備戰車道,前後車都撞在一起。

最後一次知道的故事發生在

1999年,有醫生全家人從美國來溫哥華看病重的父親,我才知道原來該醫生曾在大陸當導遊時,接受了父親資助的三千美金去美國深造。

父親給子女的教訓就是: 吃虧就是便宜。 聖經上說: 上帝已經給我們足夠的恩典了,為什麼我們不能吃一點虧呢?

2.1《母親的家庭》

母親江蘇常州人,生長在有四進36間房的豪宅裡。外公是畫家,有八位子女,母親排名老六。祖上留下的中葯店及煙店都由別人經營,以致常常虧損。家族從1916年起,就已經因為富不過三代,一直爭扎於各種困難中,加上逃難時黃金及首飾被搶,戰火燒光店面,母親體諒外婆的困難,沒有要求嫁妝。

共產黨入城之後,葯廠、煙店充公,家裡被紅衛兵抄家二次,外公遊街示眾,子女成為黑五類,不准讀書。老宅裡面住了十七戶人家。現在老宅已拆除成為公園的一部份。

1989年,母親退休後返鄉,在外公外婆墓前痛哭失聲,一別就是四十一年。

2.2《 輟學的母親靠自修考上大學》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參戰,日本人關閉上海私立教會學校,並遣返外籍修女。剛剛讀了半年高中的母親只好回家,隨後她憑著自修考上雲南大學,並靠國家補助金過日子,之後還簽署十萬青年十萬軍。若不是跌進情網,不知道會走往向何方?

1955年,小弟三歲時,為愛結婚沒有畢業的母親,有機會去初中當英文代課老師,兩年後又去台中參加資格鑑定考試,成為正式的生物老師。

2.3《照顧四個孩子》

母親是我們家的靈魂人物, 她能力強,手腳快,努力家務之外,忙四個小孩已經很不容易,卻從不大聲說話,總是把父親當壞人,一聽到父親騎著哈雷機車(美軍贈送的軍車)回家的噗、噗聲,大家都乖乖坐好,輪流洗澡,分配家事,每人用西餐盤吃飯,成績優秀者,還可以領取掛在牆壁上的現金作為獎勵。父親常買整捆的甘蔗、整簍的柳丁(上海人的大手筆!),供我們無限享用。

3.  《結語》

父親的一生很有福氣,遇事總能夠逢凶化吉,趕上台灣的經濟起飛,又有老朋友的幫助,背後還有母親做後盾,沒有後顧之憂,兒女對父親敬畏有加,朋友欠錢免追討,實在很幸福圓滿了!

母親則是我們的榜樣,能幹又顧家,是凝聚我們在一起的力量。父親能娶到這樣內外兼顧的母親,是我們一生幸福的保障!

藉著回憶這些小故事,我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也感恩老天爺的厚愛!

作者簡介

黃可人

1948年1月生於江蘇省

東吳會計系1970年畢業

勤業會計師事務所(1970-1979)

台灣飛利浦公司(1979-1991)

移民加拿大(1995-2002)

Karen Huang

Born in 1948, Jiangsu Province, China

Graduated from Soochow University, majored in Accounting

Previously served in

  Deloitte Taiwan (1970-1979)

  Philips Taiwan (1979-1991)

Emigrated to and lived in Canada (1995-200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